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山之恋

难忘军旅生涯,铭记生死兄弟,珍惜战友深情!

 
 
 

日志

 
 

转载:我的兄弟,我们的情——湖北藉烈士尹响焰家属扫墓纪实  

2011-12-11 09:40:06|  分类: 引用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我的兄弟,我们的情

——湖北藉烈士尹响焰家属扫墓纪实

图文来源:张祥敏

 

转载:我的兄弟,我们的情——湖北藉烈士尹响焰家属扫墓纪实 - 老山之恋 - 军旅情宜深 战友情更长

 

尽管时节已经进入到了冬季,地处祖国最西南端的麻栗坡却似乎还能带给人一些意外的感动,天空中、仍轻轻地薄薄地飘浮着一丝淡淡的温暖,让人在接受了冬的洗礼之际,依然能够感受到一点点真实的贴心的暖意。

< XMLNAMESPACE PREFIX ="ST1" />12 5 ,我接受了一次由老山之眸安排的似乎特殊、但在自己看来早已习以为常的任务,帮助一群来自于湖北武汉的烈士家属,他们是长眠在这里长达二十七年的尹响焰烈士的家人,协助并安排好他们在麻栗坡的行程,若他们有困难时,也为他们提供一些必要的帮助,这就是我此次任务需要做的工作。

从获知消息开始,我心里便有了一丝浅浅的担心和牵挂,生怕他们从这么老远的地方过来,人地生疏会碰到麻烦,在路上是否平安顺利?是否能够安然到达?打从下午两点钟开始,我便一直用短信的方式和他们进行联系,因为不知道他们具体的情况,有多少人?都属于烈士的什么亲属?我只能在猜测和忐忑不安中焦急地等待着。

大约晚上 7 点时,我终于接到了电话,一个操纯正湖北口音的男人告诉我说,他们已经到了。因为听不懂我一口纯正的普通话,我只能改用短信和他进行交流。我问他在哪儿?他说在客运站,已经在那边住下了,正准备吃饭,让我去和他们一起吃饭?我说已经吃过了,明天有什么打算?他发过来一条信息,上面写着:一、举行祭奠活动仪式。二、影象安排。三、墓碑上可否拷照片。四、前线阵地可否一观。我告诉他,到陵园去都要拍照的,墓碑上也可以安放烈士的瓷象,如果想到老山去看看也是可以的,我会帮他们安排。因为还有点其它的事情需要处理,我没有赶过去与他们见面,只告诉他早点休息,明天一早在老山之眸朱效悯的相馆里见面。

转载:我的兄弟,我们的情——湖北藉烈士尹响焰家属扫墓纪实 - 老山之恋 - 军旅情宜深 战友情更长

        第二天早上 9 点,我如约在老山之眸的相馆见到了他们——烈士尹响焰的二哥尹双焰以及最小的弟弟尹云焰,见面后,我们没有更多的寒喧,因为在这样的时候,似乎也容不得我们有更多的寒喧,我立即帮着他们张罗到陵园去需要用到的物品,花篮、香、烛、纸钱等,在等待店家为他们制做花篮的当口,我问了一句:你们是不是从农村来的?之所以会这样问,是因为观察到他们的着装并不显眼,所有富裕优秀的表情都不曾在他们的身上显现,反而是一袭的窘相和无奈。他们说是的。我又问到他们此行所使用的交通工具,他们说从昆明到麻乘坐的是普通卧铺。我于是告诉他们,现在烈士家属到陵园来扫墓,可以有几个渠道解决资金问题,一是国家有相关的政策,可以报销一部分的费用;再有就是云南有个叫三益国防基金的,也可以为烈士家属提供很大的帮助。他们说都不清楚这个情况,因为在他们那里,民政部门的工作人员从来不和他们进行联系,也从来不会告知他们这些。我听了,心里多少有些酸楚,一股想要为他们做点什么的冲动突然间就很强烈了起来,我马上打电话给陵园管理所的所长张子培,告诉他关于烈士家属的情况,然后问,能不能为他们提供一些帮助,解决一些费用、包括吃住?张所长很爽快地就答应了下来,并且说他就在陵园,让我们上去就可以了。

转载:我的兄弟,我们的情——湖北藉烈士尹响焰家属扫墓纪实 - 老山之恋 - 军旅情宜深 战友情更长 

我带着他们赶到了陵园管理所,正忙着接待另一帮烈士亲属的张所长抽空来到办公室,便立即着手为他们进行安排,报销车费、安排吃住,按规定对花圈费用进行减免。有了张所长这一番尽心的安排,我心里立时觉得安慰了许多,毕竟,对于这些生活在痛苦和贫困中的烈士家属,我不希望他们在见到自己的亲人、承受痛苦百般碾压的同时,还要承受经济上带来的沉重压力,至少在这种时候,我多多少少可以为他们带去点帮助、一些被温暖的感动。待处理完了费用的问题后,我们带上所有的物品,向着尹响焰烈士的墓地赶去……

1962 10 月,尹响焰出生在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一个并不富裕却幸福有余的农民家庭,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祖祖辈辈靠着耕种土地为生,这样的家庭,虽然不能带给尹响焰更多的财富与享受,却能够给予他足够的关怀和爱护。尹响焰在家里排行第四,于他之前,已有三个哥哥早他一步来到了这个世界,并且,享受着那份属于他们的欢乐与贫穷。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句话用在尹响焰身上也同样适用,就在他刚满十九岁的那年,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让弟弟妹妹都能够上得起学,年轻的尹响焰放弃了本可以继续读书的机会,毅然决然选择了从军。

转载:我的兄弟,我们的情——湖北藉烈士尹响焰家属扫墓纪实 - 老山之恋 - 军旅情宜深 战友情更长

1984 年,尹响焰随所在部队参加了老山地区作战,作为第四侦察大队一名出色的侦察员,尹响焰多次配合战友出色地完成了作战侦察任务。 84 8 月末,尹响焰向部队领导请了假,准备回老家去探望母亲,然而,就在他做好了回家前的一切准备、行将离队时,却突然得知接到了一次十分重要的侦察任务。这时的尹响焰完全可以以自己探亲的理由,推掉这次的任务,因为有部队领导的同意,他完全可以名正言顺地、心安理得地回到家乡,和母亲兄长们聚首、一起享受一份亲情之乐。可尹响焰还是选择了服从,作为军人,服从命令就是他的天职,他不想让自己身为军人的荣誉蒙羞;而这一去,尹响焰就再也没有回来,带着对母亲深深的挂念、以及对家乡亲人深深的思恋,从此梦断异乡。得此噩耗,可怜的母亲几乎晕厥了过去,不停地喊着尹响焰的名字,自是哭得死去活来,母亲哭啊,她能不哭吗?有这么多的悲伤痛苦强压在她的头上,她能不哭吗? 1976 年,就在尹响焰还未成年时,父亲就因操劳过度去世,从此将一帮尚在年幼中的孩子扔给了母亲,母亲是又当爹又当妈呀,含辛茹苦地抚育着 7 个孩子。因为贫困,大哥尹金焰弃学当了兵;因为贫困,在部队颇有前途的大哥被迫提前复员,回家帮母亲挑起了生活的沉沉重担;也是因为贫困,让尹响焰奔赴战场的身影一旦消失就再也无法重现。

此后,这个不幸的家庭遭遇到了一连串的不幸和变故,痛苦接二连三地降临到了这个可怜的家庭,第二年的春节前夕,也就是在尹响焰牺牲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年幼的五弟由于突发急症不幸死去;没过多久,二哥尹双焰的妻子也因车祸去世,突如其来的打击,让这个早已痛苦不堪的家庭陷入到了更深的痛苦之中,也让羸弱的母亲几乎失去了生活的支撑,在一连串的打击和不幸中,一股不祥的阴影深深地笼罩在了全家人的心头,到云南、到烈士陵园去,去看看长眠在那里的亲人的愿望就如同一纸泡影,被久久地、久久地隐匿了起来。 

转载:我的兄弟,我们的情——湖北藉烈士尹响焰家属扫墓纪实 - 老山之恋 - 军旅情宜深 战友情更长 

但无论怎样的痛苦和期盼,总有终结和了却它的一天。

时间在一阵犹犹豫豫的无奈徘徊中,终于进入到了 2010 年、腊月 25 日。

这一天,已是八十四岁高龄的母亲带着她一生的牵挂和不舍、静静地离开了这个无法圆满的世界,弥留之际,母亲一直喊着尹响焰的名字、久久地舍不得离去;最后,当她终于用尽力气,喊了一声“响焰”后,才带着她最后的牵挂离开了人世。看到母亲临离世前还在牵挂自己日思夜想的亲人,响焰的哥哥弟弟们终于坐不住了,他们觉得,无论如何、那怕再难也要到亲人的坟上去,去完成母亲未了的心愿。于是,他们开始不停地在网上进行搜索,四处查找所有可行的线索,终于在一个多月前,他们通过一位在新洲检察院工作的朋友和老山之眸取得了联系,并且向他说明了南行的意愿,在征得老山之眸的理解,同意为他们提供帮助后,他们如愿了,一个月后的 12 4 日,他们带着满怀的深情以及冬日里那份并不缺乏的温情、风尘仆仆地启程南下。

站立在尹响焰墓前,谁也没有说话,谁也没有更多的话语,当大哥尹金焰一声“响焰,我的兄弟,这二十七年来,我们没有一天不在想你,今天,我们来看你了”时,兄妹几个人一下围在一起,尽情地痛哭流涕了起来,此情此景,让在一旁的我也忍不住跟着洒泪不已。 

转载:我的兄弟,我们的情——湖北藉烈士尹响焰家属扫墓纪实 - 老山之恋 - 军旅情宜深 战友情更长 

哭着哭着,只见最小的弟弟尹云焰拿出自己喝水的瓶子,从哥哥的坟上拼命往瓶子里装土,难道是想把哥哥那散失的灵魂也一起装进去、带回他日思夜想的家乡?这时,只见三哥尹火焰从兜里掏出一个袋子,再从袋子里掏出一些黑色的泥土来,细细地撒在了尹响焰的坟上,接着,他又从包里掏出个桔子,三两下剥开,取出里面的果核来,将核一棵一棵地埋进了弟弟的坟里,他说,这桔子是他自己种的,把种子撒在弟弟的坟上,希望来年能够发芽、生根,让家乡的桔子树年年岁岁陪伴弟弟,好让他一个人在他乡远行也不至于孤独。

按照他们事先拟定好的程序,二哥尹双焰拿出特意准备好的祭文,恭恭敬敬情真意切地念了起来,一边念、一边痛哭流涕,当情至深处,尹双焰突然将双膝跪下,向着弟弟的墓不停地叩拜了起来,围在一旁的几个人见状,慌得赶紧将他扶了起来,

长长的祭奠仪式终于在他们的艾艾饮泣和依依不舍中结束,我陪着他们、以及他们难以排解的苦楚,一步三回头地、缓缓地向着陵园外,那条弯曲多变的公路走去。

太阳仍懒懒地、无所遮拦地悬挂在遥远的天际,将它关爱的包容的热量都尽心地投注在了这一家人的身上;风暖暖地吹来,柔柔地拍打在每个人的脸上。我轻轻回眸看去,整个陵园仍是一片静寂的空鸣,鸟儿们都收拾起了自己放纵的个性,躲藏到了那不知名的森林,或许,鸟儿们是打算用这种独特无二的方式,来应和他们这一番悲情真实的哭鸣?

而这一刻,距离冬至的来临仅有不到两天的时间。

转载:我的兄弟,我们的情——湖北藉烈士尹响焰家属扫墓纪实 - 老山之恋 - 军旅情宜深 战友情更长

 

  评论这张
 
阅读(812)|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